导航菜单

即便量产 敢买也是勇士 浅析新能源的“奢侈品”—氢燃料电池汽车

即使在大规模生产中,敢买也是勇士。氢燃料电池汽车新能源“豪华”分析

2019

“零碳排放”和“真正的清洁能源”一词已成为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最大卖点,但为何至今仍不流行呢?原因无非是高成本,不完善的核心技术和无法保证的安全性问题的约束。即便如此,日本和韩国仍在不懈地追求.

近年来,随着世界对节能环保的需求不断增长,如何实现汽车绿色减排已成为当前汽车制造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与电动汽车相比,氢燃料电池汽车排放的二氧化碳和水可以实现真正的无污染,快速填充,较长的电池寿命以及不受季节影响。这些先天特性决定了氢燃料必将成为未来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的新趋势。

具有强大混合动力技术的丰田汽车实际上涉及氢能汽车。早在2015年,丰田Mirai氢能电池车就已进入海外市场。该车的最大特点是,加氢5分钟即可达到500公里的电池寿命。据丰田董事长中山武史透露,未来将在2020年推出Mirai。第二代产品。

与日本隔海相望的韩国也非常重视氢能汽车的发展。现代ix35氢能版本于2013年推出,已成为世界上第一批大规模生产和销售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在2019年重庆国际志博展览会上,现代汽车宣布了最新一代的氢燃料电池汽车NEXO。该车配备了现代的第四代氢燃料电池,仅需3-5分钟即可使用一种燃料,并且在工作状态下可以行驶800公里。这种耐用性能可与市场上大多数纯电动汽车相媲美。 NEXO模型配备了现代化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已成为2019沃德十大发动机之一。这再次证明了现代汽车对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承诺。

对于氢燃料电池汽车,尽管它们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与目前的汽车相距甚远。约束无非是以下内容:

首先,氢的精制和纯化技术有待改进

众所周知,氢不能像天然气那样通过直接开采获得,只能提炼。就当前技术而言,最成熟的方法是电解水和煤以产生氢气或天然气以产生氢气。从这些地方提取的氢气纯度常常无法保证氢燃料电池的寿命,这与电动汽车的成本性能相当。

第二,整车的制造成本很大

目前限制氢能大规模应用的最大问题是成本。大多数炼油厂使用天然气生产氢气,每吨成本在8,000元至10,000元之间。此外,为了减轻车辆的重量并获得更好的续航里程,氢燃料电池汽车必须放弃笨重的高压燃料箱,而改用昂贵的铝制缠绕式碳纤维储氢箱,这直接导致整个车辆的高制造成本。

三,如何确保“氢”的安全性

与纯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相比,氢燃料电池汽车是新兴的汽车,氢安全,储运,加氢,车载氢存储等方面,氢安全无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并且今年6月,挪威加氢站的爆炸将氢燃料电池汽车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根据初中化学,我们知道,因为氢固有地是“活的”,所以它是易燃易爆的气体。一旦泄漏并与空气混合,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写到最后:

尽管韩国,日本甚至其他欧洲国家都开发了氢燃料电池汽车来改善环境以解决能源消耗问题,但从目前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理想是充分的,现实是毕竟,相比而言,纯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氢燃料电池的产业链和技术链都太长了,从氢的生产,储存和运输,加氢,车载氢存储到燃料电池堆和引擎等方面,技术链接非常繁琐,而且每个链接都会遇到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因此,将氢燃料电池车辆从“ GUCCI”改为“ Adi”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零碳排放”和“真正的清洁能源”一词已成为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最大卖点,但为何至今仍不流行呢?原因无非是高成本,不完善的核心技术和无法保证的安全性问题的约束。即便如此,日本和韩国仍在不懈地追求.

近年来,随着世界对节能环保的需求不断增长,如何实现汽车绿色减排已成为当前汽车制造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与电动汽车相比,氢燃料电池汽车排放的二氧化碳和水可以实现真正的无污染,快速填充,较长的电池寿命以及不受季节影响。这些先天特性决定了氢燃料必将成为未来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的新趋势。

具有强大混合动力技术的丰田汽车实际上涉及氢能汽车。早在2015年,丰田Mirai氢能电池车就已进入海外市场。该车的最大特点是,加氢5分钟即可达到500公里的电池寿命。据丰田董事长中山武史透露,未来将在2020年推出Mirai。第二代产品。

与日本隔海相望的韩国也非常重视氢能汽车的发展。现代ix35氢能版本于2013年推出,已成为世界上第一批大规模生产和销售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在2019年重庆国际志博展览会上,现代汽车宣布了最新一代的氢燃料电池汽车NEXO。该车配备了现代的第四代氢燃料电池,仅需3-5分钟即可使用一种燃料,并且在工作状态下可以行驶800公里。这种耐用性能可与市场上大多数纯电动汽车相媲美。 NEXO模型配备了现代化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已成为2019沃德十大发动机之一。这再次证明了现代汽车对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承诺。

对于氢燃料电池汽车,尽管它们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与目前的汽车相距甚远。约束无非是以下内容:

首先,氢的精制和纯化技术有待改进

众所周知,氢不能像天然气那样通过直接开采获得,只能提炼。就当前技术而言,最成熟的方法是电解水和煤以产生氢气或天然气以产生氢气。从这些地方提取的氢气纯度常常无法保证氢燃料电池的寿命,这与电动汽车的成本性能相当。

第二,整车的制造成本很大

目前限制氢能大规模应用的最大问题是成本。大多数炼油厂使用天然气生产氢气,每吨成本在8,000元至10,000元之间。此外,为了减轻车辆的重量并获得更好的续航里程,氢燃料电池汽车必须放弃笨重的高压燃料箱,而改用昂贵的铝制缠绕式碳纤维储氢箱,这直接导致整个车辆的高制造成本。

三,如何确保“氢”的安全性

与纯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相比,氢燃料电池汽车是新兴的汽车,氢安全,储运,加氢,车载氢存储等方面,氢安全无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并且今年6月,挪威加氢站的爆炸将氢燃料电池汽车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根据初中化学,我们知道,因为氢固有地是“活的”,所以它是易燃易爆的气体。一旦泄漏并与空气混合,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写到最后:

尽管韩国,日本甚至其他欧洲国家都开发了氢燃料电池汽车来改善环境以解决能源消耗问题,但从目前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理想是充分的,现实是毕竟,相比而言,纯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氢燃料电池的产业链和技术链都太长了,从氢的生产,储存和运输,加氢,车载氢存储到燃料电池堆和引擎等方面,技术链接非常繁琐,而且每个链接都会遇到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因此,将氢燃料电池车辆从“ GUCCI”改为“ Adi”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