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宣亚国际高层“集体跑路”?两度“蛇吞象”失败

宣雅国际高级“集体跑步之路”?两次“蛇吞大象”失败,年中净利润下降433%

近日,轩亚国际营销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轩亚国际”)宣布,公司董事长张秀冰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主席、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张秀冰的辞职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的任何变化。 此外,宣亚国际董事万丽丽和严归钟辞职,首席执行官吴涛和监事会主席于伟杰辞职。

王笑文,宣亚国际前证券专员兼证券代表,接任监事会主席,兼任内部审计部主任。 宣亚国际任命刘洋为首席执行官,王卓雅为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 同时,前CEO吴涛、现任CEO刘洋、前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任翔当选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公司宣布此次变革旨在加快公司转型升级,促进公司核心管理团队的进一步年轻化和专业化。 除了1977年出生的吴涛之外,这些新兵都是80后。 被聘用的刘洋曾在百度担任高级技术经理。 任命王卓雅为当当网R&D董事

对此,吴彤控股前副总经理罗魏明告诉时代财经,总的来说,这种情况是真正的控制者以退为进,不排除公司内部出现重大问题的可能性。人们不想害怕被惩罚,想逃脱惩罚。

一些业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TIME Finance),公司的普遍做法是分批退休,逐步实现新旧过渡。 消息人士还表示,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董事和监事会主席的辞职一般会对二级市场产生重大影响,而在新闻发布当天股价实际下跌不到4%,这相当奇怪。 此外,该人士表示,上市公司的许多实际控制人现在都不愿露面,尤其是在公司存在重大风险的时候。

对此,宣亚国际董事会秘书办公室告诉时代财经,外界觉得这很突兀,但事实上,公司选择了了解公司业务、适应市场需求变化、否认公司存在重大风险的人。

事实上,自从宣亚国际在2017年上市以来,其业绩已经大幅下滑。 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收入同比下降27.51%,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下降178.61% 两次收购失败后,如何突破内生发展瓶颈成为轩亚国际必须面对的问题。

半年度净利润下降433%

萱雅国际成立于2007年1月,属于整合营销传播服务行业。它于2017年2月登陆创业板,至今仍是一名资本市场新人,上市时间不到三年。

但公司创始人张秀冰是公关行业的“老手”。 1996年,公关行业引入中国后不久,张秀冰参与成立了北京迪厅咨询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 2008年,张秀冰带领刚刚成立一年的轩亚国际与全球有影响力的综合传播集团Omnicom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当时,轩亚国际在行业内与凯瑞、吉恒、蓝光标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这在业界广为流传。

上市前,萱雅的国际业绩保持稳定增长 2012年至2016年,轩亚国际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01亿元、2.67亿元、2.67亿元、3.91亿元和4.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8亿元、1,300万元、0.8亿元、5,400万元和5,900万元

然而,上市后,轩亚国际仅在第一年保持增长趋势,随后大幅下跌。 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05亿元和7500万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7.93%和27.67%

2018年年报显示,轩亚国际的营业收入为3.69亿元,同比下降26.80%。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106.21万元,同比下降71.90%。

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宣雅的国际业绩进一步下滑,当前营业收入1.28亿元,同比下降27.33%,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66.24万元,同比下降432.95%

到2019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也不乐观。 2019年1月至9月,轩亚国际实现营业收入1.96亿元,同比下降27.51%,而通化顺金融研究中心表示,传媒行业披露,同期第三季度各股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2.39%。 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591.02万元,同比下降178.61%,而传媒业披露,第三季度个股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5.53% 随着传媒业整体表现低迷,轩亚国际已成为“重伤者”

萱雅国际的三大行业客户是“汽车”、“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和“制造”公司 过去两年汽车工业的衰退极大地影响了它的收入和利润。 2019年1月至9月,公司汽车行业收入为7202.57万元,占报告期营业收入的56.44%。 与2017年和2018年的47.60%和47.07%相比,这一比例进一步提高

除了主营业务业绩大幅下滑之外,该公司还几次大踏步前进。 2019年半年度报告披露了4起诉讼,其中3起涉及斐济关联公司,总金额为581.1万元。 年报披露的坏账显示,乐视控股、乐视体育和法拉第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83万元、9.95万元和132.8万元,合计330.8万元,所有坏账准备均已计提。

随着业绩的下降,公司的股价一直在下降。 该公司股价从2017年4月的每股104.2元的高点下跌了83.78% 截至11月18日,该公司的总市值仅为27.3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宣雅国际股东北京宣雅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橙力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北京渭南中和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和北京金丰银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所持有的原股东股份将于2020年2月14日解除,涉及股份总额1.15亿股

两次“蛇吞大象”失败

轩亚国际的两次收购也引起了关注 此前,8月13日,宣亚国际发布交易计划,以6.84亿元收购智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威科技”)93.96%的股权。

这一举动受到质疑并引发后门 毕竟,从财务报表来看,2018年维捷的收入为19.7亿元,净利润为6181万元。 宣亚国际同期收入仅为3.7亿元,净利润仅为2106万元。 宣亚国际的总资产和净资产也远不及智威科技 一个月后,9月23日,公司宣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计划。

正是萱雅国际收购盈科的计划真正提高了它的知名度。 2017年5月,上市仅三个月后,轩亚国际宣布将收购直播平台盈科母公司灭蚁木至少50%的股份。 随后的计划显示,轩亚国际计划斥资28.9亿元收购宝莱坞48.2478%的股份,成为宝莱坞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

你知道,当时轩亚国际的总市值约为72亿元。 宝莱坞价值70亿元,相当于市场价值。 相比之下,轩亚国际的盈利能力远远低于其客户。 2016年,宣雅的国际收入为4.67亿元,净利润为5871.01万元。 同期,乘客人数分别是宣雅国际的9倍和8倍。

关键是轩亚国际拥有约3.3亿元的货币资金 因此,轩亚国际对盈科的收购计划被业界视为“吞蛇吞象”。 2017年12月,轩亚国际终止了上述收购

两项投资失败,轩亚国际再次开始涉足区块链 2018年5月,公司宣布计划用自有资本增资3000万元,增资完成后将持有领英30%的股份。 与此同时,该公司建立了一个新的区块链实验室,涉足区块链业务。 根据2018年年报,在2018年的主要股权投资中,领英科技的投资损失为179.4万元。

免责声明:自媒体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来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允许重印。 这篇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而不是新浪的立场。 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 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进入市场时要小心。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