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潘光伟: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人民生活

温| 《中国金融》记者

10月31日,第三届亚洲金融合作协会金融峰会论坛在泰国曼谷举行,主题为“加强金融合作,促进互联互通”。会议分为三个主题演讲:“金融合作与互联互通”、“融资与产品创新”和“普惠金融与可持续发展”,以及“金融科技:金融技术创新与风险防范”专题讨论会 本次论坛由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和盘古银行(大众有限公司)联合主办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第一副主席、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主席潘光伟代表亚洲金融合作协会致欢迎辞,并发表了题为《共商共治、共破难题,让金融更好地服务亚洲实体经济和人民生活改善》的主旨演讲。

潘光伟全职副总统在讲话中指出,金融是经济发展的血管,也是互联互通和治理的关键。 金融通过多样化的金融机构、多样化的金融产品和多层次的金融市场,将服务的“触角”延伸到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每个角落,就像人类的心脏将资金的“血液”输送到经济的每一个部分、每一个组织甚至每一个细胞,影响到政策沟通、设施连接、顺利贸易和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每一根“神经”。 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希勒所说,金融的存在不仅是为了赚钱,也是为了实现社会发展目标。金融可以成为解决社会问题和实现社会良好目标的最佳推动力 特别是在当前世界经济增长缓慢、贸易争端加剧、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思潮抬头、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加大的背景下,亚洲金融业应采取措施应对挑战、防范风险,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潘光伟的全职副主席放弃了他对亚洲金融业面临的六大问题的看法和建议。

第一,如何用好金融这把“温柔的手术刀”,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一难题?亚洲各国、各地区的中小企业占比多超过90%,在改善民生和就业等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但由于信息不对称以及治理不规范、缺少抵押担保物等瓶颈问题,普遍存在融资“难”与“贵”的难题。这需要我们思考,如何根据中小企业融资“短、小、频、急”的特点,助力中小企业创新发展。一是合理考量中小企业技术、人才、市场前景等“软信息”,大力发展信用贷款、知识产权质押贷款、股权质押贷款、应收账款质押贷款等信贷工具,加大银行信贷间接融资的支持力度。二是根据中小企业萌芽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等不同发展阶段,综合运用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投贷联动、债券融资等金融工具,充当好创新企业的“孵化器”和“助推器”,加大股票、债券等直接融资的支持力度。三是创新发展保险产品与模式,分担中小企业经营风险,发挥好“减震器”和“稳定器”功能。四是加强财政、税务、监管等部门之间的联动,借鉴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的经验做法,在财政方面,设立中小企业专项投资基金,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金”的杠杆撬动作用,吸引大量社会资本助力中小企业发展。 在税收方面,将对中小企业进一步减税,以降低其生产成本。 监管方面,推进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降低,提高不良贷款容忍度。 例如,中国将小微企业融资的实际利率从去年的6.16%下调至5.16%,并将不良贷款容忍度从去年的不超过3.83%下调至4.83% 做好政策传导,构建资源共享、风险共担、可持续商务的金融生态,培育日益壮大的互联互通“生力军”。

第二,我们如何帮助减轻贫困和困难,打开金融服务的“最后一英里”?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三位研究贫困的学者,进一步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全球扶贫的关注和热烈讨论。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统计,世界人口的46%仍然无法满足其基本生存需求,世界人口的1/9遭受饥饿。其中,亚洲的贫困水平尤其严重。根据每人每天1.90美元的国际贫困线标准计算,贫困人口为2.63亿,占世界贫困人口的36%,主要集中在农村地区。 在这方面,有必要加强普惠金融,扩大服务范围,扩大服务深度,让金融之水准确滴进薄弱环节。 一是加强惠及农民的金融机构网络建设,扩大农村基本金融服务覆盖面 在中国金融业推进“村村通”的努力中,除了设立固定的机构网点外,还利用了电子机具等终端、便捷服务点、移动服务站等代理模式,使全国村镇银行金融机构覆盖率达到95.65%,行政村基本金融服务覆盖率达到99.2% 二是引进多种定制金融产品,创新服务流程和模式,增加农业金融供给 例如,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提供小额短期贷款,帮助最贫穷的农村农民。 泰国财政部成立了小额信贷委员会,领导金融机构开展“每村一百万人”项目,向农村资金提供无息贷款,支持农村最低收入群体脱贫。 这些扶贫金融案例值得推广和借鉴。

三是探索建立农业巨灾风险分散和补偿机制,实施农业保险巨灾风险准备金制度,提高疾病、自然灾害和事故等风险的防范水平,降低农民生产生活面临的高度不确定性,促进互联互通均衡和谐发展

第三,如何促进绿色金融的发展,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有效统一?绿色发展是几千代人的全球治理产业,也是我们留给子孙后代的最宝贵财富。 绿色金融作为绿色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是金融业履行社会责任、实现商业利益的最佳领域。 一是强化绿色发展理念。金融机构需要遵循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原则(Environmental,social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Social Governance Criteria),将潜在的环境影响纳入战略决策和日常运营中,并在其自身的业务活动中关注生态环境保护和污染评估。 二是创新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等产品和业务,提高金融机构绿色发展能力和水平。 三是共同探索和推动绿色金融区域和国际规则的制定,努力建立绿色低碳的全球金融体系。 对此,亚洲黄金协会发布《绿色金融实践报告》号文件,探索建立适合亚洲的绿色金融评估体系。 中国银行业协会(China Banking Association)组织编写了世界上第一套中英文《绿色信贷》教材和《中国银行业绿色信贷优秀案例汇编》,得到了世界银行的认可和推广,为绿色金融的发展贡献了“中国实践”和“中国实践”。

第四,如何增强普惠金融的包容性,用金融的“甜水”滋润广大公众?对此,经过十多年的探索和尝试,中国银行业协会不断完善《银行业营业网点文明规范服务评价指标体系和评分标准(4.0版本)》,包括银行网络环境、网络设施、服务功能、员工管理、岗位规范、制度建设、服务文化、业务绩效和社会责任九大模块。每个模块都是相互联系和促进的。每个指数都有不同的分数,总计1000分。 连续14年在全国22万家网点组织开展文明标准化服务评估活动,逐步评选“五星级”、“千优”、“百优”网点,建立“金字塔”文明标准化银行网点服务标杆体系。 在此基础上,我们于2018年发布了《银行无障碍环境建设规范》,以照顾残疾人。我们有标准化的无障碍机动车停车位、盲道、盲文和无障碍标志系统、应急设施等方面,努力建设一个有温度和情感的银行。

第五,如何给金融插上科技的“翅膀”,让优质的金融服务触手可及?当前,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变革正在兴起,作为高新技术运用的最佳场景,金融与科技的融合乃大势所趋,也将大有作为。根据安永 《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采纳率指数》 报告,中国和印度的消费者金融科技采纳率为87%,并列世界第一。但是金融科技发展仍不均衡,据七国集团(G7)稳定币工作组近期披露,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尽管有11亿成年人已拥有手机,但仍有17亿成年人无法使用交易账户。交易账户作为信贷、储蓄和保险等其他金融服务的门户,这一金融服务“缺口”会阻碍金融的包容性。为此,需要作出三方面努力。一是积极推进金融机构智能化和数字化转型。加强电子渠道业务场景化和综合化发展,优化业务办理流程,使以前无法覆盖和满足的长尾客户服务能够通过网络、移动通信、自助设备、智能终端等渠道得以实现,让优质金融服务无处不在、触手可及。近年来,中国银行业全行业离柜率逐年稳步提升,从10年前的64%提升到了2018年的88.67%。二是提升金融产品创新能力。 以数据为关键生产要素,科技为核心生产工具,平台生态为主要生产模式,实现“融资”与“智能集成”的结合,为企业和个人客户提供专业解决方案,改善客户体验,提高金融服务质量和效率。 三是提高金融防风能力 改变传统的人工风险识别模式,开发有针对性的智能控风模型,扩大信息数据采集范围,提高数据分析的维度和准确性,加强合规技术和监管技术建设,加强客户隐私保护,提高抵御和防范风险的能力,帮助互联互通更加深入有效地发展。

第六,如何加强国际金融治理,帮助互联互通取得稳步进展?目前,新一代信息技术促使资本更快、更频繁、更无形地跨越产业和国家的边界。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同时,也容易诱发系统性的“金融混乱”、“全球金融泡沫”和“非理性繁荣” 不久前,联合国刚刚发布了一份报告,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10年后,全球经济仍然过度金融化,相对脆弱。 这要求所有国家和地区共同努力解决这一问题。 一是共同发挥金融跨国空的“风险分担”作用,创新金融产品风险对冲、缓释和转移功能,增强个人、企业和社会权能,减少互联互通面临的不确定性。 二是深化金融风险防控和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合作,防范“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营造健康稳定的国际互联互通环境。 三是推动制定公平有效的国际金融新规则,构建开放包容的国际金融体系,通过共同讨论、共同治理、解决难题,帮助金融更好地为亚洲实体经济和人民福祉服务。

(责任编辑:李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