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城市可持续发展之路怎么走大咖成都“破题”

7月15日至17日,第三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级别论坛在成都举行。论坛重点关注大都市发展、城乡一体化、公园城市、爱幼城市、绿色发展和弹性城市等领域。通过专家演讲、专题对话、圆桌讨论、实地研究、媒体采访和自由交流,论坛探讨了2030年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共同构建了“一带一路”开放发展道路,共同探索了全球绿色发展道路。

谈论合作

建立城市网络,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合作一直专注于探索新的增长点,并将疲软的世界经济推向新的增长周期 在这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正在逐步发展成为一个发挥建设性作用并得到广泛支持的国际经济合作平台。同时,也将促进沿线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开幕式上,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务委员会副主任、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彭森表示,虽然“一带一路”倡议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在性质和范围上有所不同,但它们有很多共同点,有望形成合力。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为全球可持续发展设定了普遍和变革性的目标。 “一带一路”合作致力于实现经济、社会、金融、金融和环境可持续性的总体目标。换句话说,双方在促进相关合作方面有着共同的目标。

其中,“一带一路”倡议呼吁促进沿线城市之间的互联互通。 庞大的城市网络将给城市发展带来新的可能性,城市参与城市网络建设的动力主要来自基础设施、商业、科技创新等城市发展的共同利益和实际需求。 事实上,7月15日,“一带一路”可持续城市联盟在第三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级别论坛期间在成都举行了第一次圆桌会议。

" 2018年,中国有1390万人在城市定居,登记人口和常住人口的城市化率分别上升到43.37%和59.58% 根据国家促进未登记人口进城的规划要求,2019年城镇就业的农村流动人口将再次取得决定性进展。 ”彭森说

新型城市化将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发挥重要的支持作用 因为城市间合作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主要载体和平台 六条主要经济走廊和城市网络的建设将有助于提高沿线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水平。 一方面,对中国来说,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是国内最大的需求,这对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整体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与此同时,通过新型城镇化的国际合作,沿线国家之间的经贸关系和能力合作将得到进一步促进。

谈协同

都市圈城乡一体化发展之路构建城乡要素流动渠道

在过去的九年里,中国经济逐渐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从增长势头来看,房地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和出口这三大势头都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的大幅放缓。 目前,中国有4亿中等收入人口。在未来十年左右,这一数字将翻一番,中等收入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60%。 新增加的中等收入群体将去哪里?他们中的大多数将生活在大都市地区

对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前副主任刘世锦指出,传统的三个动能变量对中国经济总量的稳定仍然重要,但对增量不再重要。加快都市圈城乡发展一体化是挖掘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首选。

中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城乡结构和城市结构的重大调整 中间的一个交汇点是大都市地区的农村地区。 从空的角度来看,城市群是指在现有核心城市之外50公里、100公里或适当范围内,在原有村庄的基础上发展若干小城镇或城市。

城镇被现代交通信息系统连接起来,成为一个新的专业化分工体系。 这些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小城镇可能更适合发展一般制造业和一些服务业,而高端服务业将集中在核心城市。 “这种新型的城市和产业模式既是集中的又是分散的,过度集中的核心城市将会放松原有的功能 ”刘世锦说

近年来,中国城市化已进入大都市加速发展阶段。北京、天津和河北已经同步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已经成为一项国家战略。珠江三角洲已成为粤港澳的大湾区。 此外,许多新的一线城市,包括成都,正在大都市地区吸引更多的人。

与此同时,大量的人将进入大都市地区内已经从乡村变成小城镇的地区,增加了从事经济活动人口的密度,从而提高了所有因素的生产力。 然而,为了促进这种新的城市和工业模式,人员、资本、技术、土地和其他要素必须能够在城市和农村地区之间双向自由流动。 也就是说,农民和市民都应该被允许到农村去为城乡因素的流动创造渠道。

其中,资本是市场经济中流动性最强的。只有当资本流动时,它才能推动人员、技术、土地和其他因素的流动和有效结合。 无论资本流向哪里,不公平竞争和市场垄断都可能发生。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市场规则和严格的监督。 刘世锦说:“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成熟,我们应该相信,在严格有效的监督下,进入农村的资金能够正常流动和配置。” “

刘世锦强调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密度和平坦度,其中密度反映人口聚集的程度,和平坦度反映人口流动和重组的程度。 密度和平坦度的增加为提高效率创造了条件。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大都市地区将在高质量发展阶段加快发展的内在逻辑。 ”他说

谈论发展

政府和企业都是城市化的深度参与者

就在上个月,李铁参加了日本政府在G20(2019)期间举办的“超级城市和智慧城市国际峰会论坛” 作为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与发展中心的主席和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指出,日本政府在提到未来城市发展的目标时,已经把智慧城市作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准。

在过去的几年里,李铁在各种会议上做报告时一直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在上述会议上,日本明确提议争取到2025年实现日本无现金支付,一些地方政府也提议发展网上购车。

这让人们深思:为什么今天聚集在中国的5.9亿用户的在线支付成为日本的目标?毕竟,在过去40年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中,几乎所有欧美国家的经验都引领着中国的发展。

对此,“过去我认为政府不应该参与市场,但现在我认为政府应该更好地参与整个城市化进程,并与市场的作用有机结合。” “16日,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罗默(Paul Romer)表示,城市发展不仅需要市场经济和政府参与的结合,还需要良好的竞争和商业模式。 「在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政府会发挥主导作用,并会提供一些计划和架构。同时,还需要根据新形势的变化采取措施。 “

在保罗罗默看来,在城市化进程中,政府需要发挥全面的协调作用,特别是应该努力减少那些“可能对经济有益但对社会无益的东西”。" 随着企业变得越来越强大,政府也应该变得更强大。

政府通过制定规则和框架,允许个人和公司在这样的框架下竞争和合作。 保罗罗默(Paul Romer)表示,政府也可以将不同的城市视为不同的竞争对手,并通过制定规则鼓励城市相互竞争。 当然,首先要做的是确保这些竞赛能给所有公民带来更多的利益。

成都商报-红星记者邹越实习生曾娜佳刘海运

专业代理上海长宁危化品经营许可证怎么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