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卖了 18 个月机器人之后,傅盛聊了聊他的心得

?

2018年3月21日,猎豹移动发布了一系列机器人。当时,傅盛告诉极客公园(ID :),机器人能否在未来18个月内大规模生产和上市,是猎豹和它的猎户座之星能否迈出另一步的关键。

时间飞逝。今年10月20日,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傅晟在演讲中透露,猎户星机器人已经服务了1.3亿多人,第二天语音互动频率超过200万次,5000多台机器人参加了800多名客户,智能服务机器人已经量产。

时间只有18个月,消除了以前的“不确定性”,猎豹运动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傅生在2015年判断,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即将结束,人工智能是他发现的下一个大的增长点。“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我们很早就非常清楚地指出,它是一个机器人、一个服务机器人和一个语音服务机器人,可以取代服务员的机器人。”

确定人工智能的着陆方向。2016年,猎豹移动投资智能服务机器人公司猎户星,并正式进入机器人领域。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猎豹移动完成了人工智能从技术积累到产品研发和商业化的三阶段转型,积累了机器人产业整个链条的生产和服务能力。

李宝移动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生

在行进的过程中,傅晟坦率地承认,球队踩了许多坑。在做了3年多的机器人工作和18个月的机器人销售后,傅晟在第六届互联网大会上与媒体聊了聊他的经历、企业转型、他对机器人的理解、商业环境和他最初的创业。

你怎么理解机器人?

在讨论机器人的业务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澄清机器人的范围。

你到底想如何定义机器人?不同于人类以外的机器人,拥有电影中常见的科幻技术,傅生将机器人定义为人工智能、硬件、软件和服务的融合。“机器人是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设备,能够感知用户,实现用户自然交流的数字化,能够通过软件和服务实现云连接。”“可以理解,在他的定义中,机器人是继个人电脑和手机之后的一种新的数据载体。傅生设想,当人们在现实中的行为和查询被转换成数据并在机器上运行时,实体经济的效率可以和当前的互联网一样高。

在傅生看来,个人电脑的兴起实现了企业内部效率的数字化,使企业内部运作更加高效。然而,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使人们生活信息的流动数字化,使每个人的生活都与数据相关。“所谓的信息革命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物理世界不断地映射和迁移到数据世界,以便为整个企业实现更高效、更好的产品和服务。ゥ?

个人电脑和手机已经实现了部分数字化进化,而现实经济场景的大范围数字化过程中,傅晟认为,下一个标准化设备可能是机器人。“它可以大规模生产,降低成本,形成数据闭环。这也是我们每天谈论机器人的前提。”

特别是进入5G时代后,“我认为所有设备互联的中心节点不会来自手机。手机的功能越来越过载,机器人很可能在这个时候扮演这样的角色。”傅生判断。

他认为,到目前为止,猎豹最好的行动是工具。工具将伴随人类数百万年和数千万年,工具之王是机器人。因此,猎豹移动希望制造出一种能被社会广泛使用的机器人。

目前,猎户星星(Orion Starsky)制造的智能语音服务机器人宝小蜜已经在博物馆、政务大厅、图书馆、酒店、大型商场等20多个场景中提供智能导航、智能购物、智能政务和智能会议服务。

Transformation Methodology

Liebao Mobile从成立到上市只花了三年半时间,从零到一半的海外收入只花了两年时间。傅生认为这是互联网野蛮发展的缩影。

作为一家以安全清洁工具为主要产品的互联网公司,猎豹移动通过投资猎户座星智能服务机器人公司,已经进入了硬件领域最先进的机器人行业,似乎以最轻的方式实现了业务扩张。

实际情况并不那么容易。例如,从成立到上市,猎豹移动一直没有强大的研发能力。今天,我们的人工智能似乎没有发展得这么快,但就其基础研究和开发能力而言,与我们开发的所有项目相比,它已经迈出了一大步,特别是在组织和规模方面。“

通过近两年在机器人领域的研究,傅晟相信他已经深入了解了学习和机器人的最初部分以及如何融合它们。

但问题在于团队的整合与合作。傅生希望猎户座星的机器人产品一旦推出,将是一个硬件和软件服务的闭环。他招募人工智能和互联网人才,发现两个群体的思维结构存在巨大差距。“直到我成为一个机器人,我才明白什么是跨界。每个人都说中国人无法相互理解。”来自不同行业背景的工程师的文化融合挑战了傅升过去的管理经验。

这不是最初闯入的唯一痛苦。傅生在出席经纬年会时说,他低估了做机器人生意的难度。“我有点高估了人工智能的作用。在我跳过去做机器人后,我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我高估了一项新技术可能带来的革命性成果,也就是说,高估了一个新产业可能带来成熟产业的可能性。”事实上,只有宝小米的第一款产品需要购买5800个组件,比手机高5到6倍,而且成本也更高。

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选择成为整个链条的生态,傅生并不贪婪。

他告诉媒体:“因为目前的产业链还不成熟,否则我只想提出一点,甚至只是一个应用,然后找一个硬件供应商帮我生产机器人。我也可以做销售。”

由于机器人行业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与移动电话产业链不同,“目前没有非常完整或足以满足用户体验的解决方案。”傅晟认为,如果他只关注一点,其他使用其他解决方案的解决方案并不适合所有环境,很难做出改变,也无法在用户体验上取得突破。

反过来,它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也给猎户座星打造人工智能全链的信心。

第一颗心

猎豹移动对人工智能的投资带来了一个希望:未来傅生将有机会在不依赖大型平台的情况下,形成自己稳定的职业生涯。

在此之前,机器人行业有胡椒(Pepper)和波士顿电力(Boston Power),所有主要互联网巨头都已经制定了计划,但傅晟觉得这不会成为新兴企业进入这个领域的障碍。

财务报表确认了这一判断。根据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猎豹移动来自人工智能和其他业务的收入为4860万元(约合710万美元),同比增长236.2%。人工智能业务过去赚钱很少,甚至需要很多钱,现在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

傅生承认,当今互联网巨头的垄断力量和杀伤力的确非常强大,但他也表示,“过去形成的规模能力或工业能力并不能决定你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战斗中的核心点。如今,谁拥有更大的用户规模,谁能更好地发现数据并实现互联是关键。”

在人工智能策略中,猎豹移动和猎户座星际基地之间的分工是明确的。猎户星(Orion Starsky)负责核心技术的研发,猎豹移动负责通过产品思维将技术场景带到地面。傅晟明确表示,在未来三到五年内,猎豹基于其移动互联网业务,继续投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战略不会改变。

“事实上,当猎豹移动上市时,我在想如果我们需要继续努力,核心驱动力是什么。后来,我把自己定义为让企业成为未来的一个大产业,然后我就有可能定义一个产品。每个人都提到了这个产品,但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后来我觉得机器人是行业。”“从猎豹移动的发展历史来看,进入机器人领域后,它已经正式将To C和To B的能力结合起来,同时,猎豹移动已经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升级为傅生改变世界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