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ST鹏起:靠小贷撬起的资本游戏落幕

?

* ST Pengqi:小额贷款开始的资本游戏结束了

掌控

故事始于张鹏三年多前参与鼎立股份的故事。

2016年8月,张鹏奇斥资11.97亿元,收回了鼎力(,后期鹏琪科技)(1.33亿股)股份的7.59%。张鹏奇及其协同方共同持有上市公司15.18%的股权,成为鼎立的第一大股东。

最初的第一大股东鼎力集团成为第二大股东。而第二和第三大股东的股权总和超过张鹏琪及其一致行动。

中信建投和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在公告中特别指出,张鹏奇增持股权后,上市公司仍无实际控制人。

此外,如2016年8月8日披露的“详细股权变更报告财务顾问核查意见”所述,该权益变动共需要11.97亿元人民币,可获得1.33亿股上市公司股权。对于信息披露义务人(张鹏琪)自筹资金,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没有直接或间接来源,资金来源合法,合规。

然而,事实上,由于张鹏奇于2016年11月24日抵押了2.3亿股鹏琪科技股份,并未向上市公司通报股权质押信息,导致未披露,上海证监局向张鹏发出警告信2017年4月,从这部分质押中获得的资金用于支付上述11.97亿元的部分款项。其余资金也来自鹏祺科技的股权质押。

自2017年1月23日起,“鼎力股份”变更为“鹏祺科技”,B股证券简称由“鼎立B股”改为“鹏琪B股”。

自2017年4月起,张鹏琪,宋雪云等一致人士开始增持鹏祺科技第二轮增资。张鹏这样做的意图显而易见:取得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正是这轮高租金增资12亿元,最终拖累了张鹏琪陷入债务泥潭。

2017年4月20日,鹏琪科技正式披露实施12亿元增资计划:通过云南信托23号集体基金信托计划,嵌入厦门信托天勤10号单一基金信托。

云南信托瑞瑞23信托计划用于筹款。最终募集资金将达到12亿元人民币。优先信托基金与普通信托基金的比例不高于2:1。换言之,张鹏琪,宋雪云等协同演员投入4亿元人民币,其余8亿元人民币用于信托计划,即1:2杠杆。根据公告,“4亿元的普通级主要宋雪云的来源是自有资金”。市场恢复后,投资4亿元并非“自有”。

厦门信托设立的天勤十号信托计划用于交易和风险控制措施。

2017年6月5日,通过信托计划增持股权后,宋雪云女士及一致行动人共持有上市公司20%股权,持股数量超过公司第二大股东丁立集团和第三大股东。上市公司的股份总和。因此,宋雪云女士和一致的人成为了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该股涨幅的主要价格区间为11-13元。张鹏奇控制彭琪科技的愿望终于到来了。然而,持有的高价格为他未来的资本链断裂奠定了基础。

故事的结尾

今年7月,彭琪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张鹏琪涉嫌内幕交易和泄露内幕消息。他被丽水市公安局拘留,高杠杆融资控制上市公司的故事正式落下帷幕。

与此同时,宋雪云放弃了他所持信托计划的所有权利。一家股份制银行的8亿元财富管理基金作为杠杆信托的优先受益者有巨大的损失。

彭奇科技的对外担保通常不被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俗称“暗担保”,共计14.24亿元。彭奇科技和实际控制人员约有20起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13亿元人民币。应付的未偿还债务超过人民币4.3亿元。股权抵押回购债约为1.5亿元。彭奇科技缺乏内部控制和财务混乱的程度令人震惊。

公司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张鹏奇非法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违反规定以公司名义提供担保的情况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少见。值得所有各方考虑。

首先,从鼎力股份的股权开始,专业机构发布的报告是“自筹资金,不存在违法行为”等。然而,事后证明一些结论不准确。对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增加股权的资金来源,专业机构和监管部门并未严格追究。这为实际控制人的违规担保和信贷资金提供了流入股市的机会。在彭奇科技的整个事件中,财务顾问,法律顾问和其他专业机构并没有损失一笔。相反,他们向上市公司收取高额费用。

在这方面,专业人士建议,应该从发布虚假报告的中间人那里收回高额罚款。这部分罚款可以作为彭奇科技中小投资者的补偿。

其次,广金小额贷款涉嫌非法借贷。对于此类违法行为,有关部门应加强监督。

在张鹏琪被刑事拘留后,公司总经理宋雪云再次担任董事会秘书。然而,宋雪云作为张鹏琪的一致行动,违反了张鹏琦违反保证和披露内幕消息的行为。即使宋雪云不知情,他还是负责洛阳鹏奇印章的洛阳彭琪总经理。而鹏祺科技的多重违规担保是洛阳鹏奇的公章。作为公司高管,宋雪云是否履行了勤奋和勤奋的职责?如果上述违规行为的公司高管如何能够在秘书长职位上取得成功?

张鹏琪挪用巨额资金的具体情况只等待有关机构的调查。但内部人士表示,很可能他们会泄露内部信息,并与私募股权公司一起推测自己的股票。这也是一种在资本市场上一再被禁止的非法行为。

“吸金”黑洞

宋雪云和张鹏琪已经结婚。张鹏杰先生为鹏捷投资的普通合伙人及执行合伙人,张鹏琪为有限合伙人。张鹏琪和张鹏杰是兄弟。彭奇科技重组后最重要的子公司是洛阳鹏奇,张鹏担任总经理,副总经理是宋雪云,销售副总监是宋雪云的弟弟宋铁辉。这种股权结构和执行管理很容易导致鹏奇科技成为缺乏现代企业制度和缺乏内部控制的家族企业。情况的发展后来证实了这一点。

掌握了控制权之后,张鹏琪最初也试图从事工业。

2017年8月,鹏琪科技投资1.5亿元参与彭奇万里融融(嘉兴)投资合伙(有限合伙)。据知情人士透露,此举是通过资本投资与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建立合作关系,让他们购买鹏奇产品(洛阳鹏奇钛工业产品),发展军工。然而,事后证明它是无效的。

自2017年12月以来,鹏琪科技的股价持续下跌,预计将低于信托计划的警戒线。作为最后的手段,鹏琪科技于2017年12月26日开始以“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为由暂停交易。

但是,由于张鹏琪已将其唯一的军事资产 - 洛阳鹏奇装入上市公司,而募集资金12亿元的巨额资金也使得上市公司无法真正投资真钱。所以下一步是讲述故事并支持股价。

果然,在2018年3月,鹏琪科技披露了一份重要的资产重组草案:它打算以12.33亿元的价格向中粮实业出售丰悦环保51%的股权。

重组计划披露后,上海证券交易所两次询问。在各方的声音中,2018年4月26日,重大资产重组失败。鹏奇科技的开业率持续下降。 4月27日,张鹏奇将其持有的207,000股非限制性股票质押给太平洋证券。 5月3日,鹏琪科技宣布,实际控制人有意在未来六个月内将其在公司的股权从9亿元增加到10亿元。这也是张鹏琪为避免被迫关闭所做的最后一次斗争。

当杠杆信托在2018年2月到期时,鹏琪科技的股价仅为10元,低于警戒线,优先资金也遭到破坏。信托计划被迫延长了半年。

从2017年2月到2018年9月,有迹象表明张鹏奇通过私人贷款和非法黑暗保险筹集资金,仅用于填补12亿元资金。 2018年5月推出的10亿元增加计划已达到饮酒和解渴的程度。然而,这个洞就像一个黑洞,它耗尽了上市公司和真正的控制者的所有资金。如果监管机构和专业机构及时找到增加的持有资金的真正来源并阻止它,也许当前的悲剧不会发生。

到2018年10月,鹏琪科技的股价跌至不足4元,张鹏琪的非法借款和担保再也无法隐瞒。

崩溃标志

延期后的信托计划更糟糕。 2018年8月,鹏琪科技的股价已跌至5元左右。

更令人惊讶的还是落后:2018年11月23日,彭奇科技宣布,该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涉及的金融贷款合同纠纷共涉及68起案件,涉及贷款3.4亿元。此时,信托计划普通级委托人宋雪云的“自有资金”4亿元的来源向世界透露: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公司给彭奇科技的员工。

本案涉及的63起案件的原告均为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广州金银)的全资子公司,其中40家为广州立根小额再融资有限公司的原告,贷款本金2亿元人民币;案件中有14名原告对于广州金康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广金资本),贷款本金为7000万元;原告9起是广州金控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广津小额贷款),贷款本金为4500万元。

63起案件中的第一被告(借款人)是鹏琪科技及其子公司的现任或辞职员工,彭琪科技是所有63起案件(贷款担保方)的被告。 2017年2月,广金小额贷款向上述每位员工发放500万元贷款。同年2月和3月,广金小额贷款将40名员工的信贷转让给广州立根小额再融资有限公司。公司将14名员工贷款的债权转让给广金资本。自2017年2月以来,一些被告为上述63笔贷款提供担保。贷款到期后(包括续约期),借款人未能偿还贷款,债权人起诉借款人和每个担保人作为法院的被告。

广金小额贷款向上述63名员工发放了人民币500万元的贷款。该基金的最终用途是向宋雪云提供贷款,以启动建立结构性信托以增加公司股份。信贷资金流入股市一直是监管的焦点。广津小额贷款的做法显然是违法的。

令人费解的是,违反广津小额贷款的各方都没有注意到它。相反,2018年12月28日,张鹏奇及其协同方将鹏祺科技16.95%(以下简称“承诺股份”)的投票权委托给广进资本。

自2019年4月29日起,鹏琪科技更名为* ST Pengqi。

,* ST Pengqi()宣布张鹏奇董事长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消息,被丽水市公安局扣留。

从两年多前开始并以小额信贷开始的股权收购最终被打败了。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鹏奇科技的对外担保总额为14.24亿元。但是,在过去的三年里,鹏琪科技已经取代了四家财务顾问,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和两家评估公司。只有在彭奇科技暴露出这个问题后,才会出现负面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此前,专业组织对公司缺乏内部控制和财务困惑视而不见。对监管机构和监管机构人员的处罚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

□记者高加芳

主编: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