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我的青春有你,真好!(61)

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

小星星不能陪你进入新校园,你看不到你。我只是成了一个盲人,失去了方向。

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一遍又一遍地摇晃着我的眼睛。你当时多开心!今天,你和我,一个在北半球,一个在南半球,我们被困在地球的尽头。我似乎感受到了你的悲伤,这让我心碎。

谁在控制我们的命运?我在床上呻吟。哦,我的上帝!这为什么安排?我不想离开我的祖国,不要离开我的初恋!

外国的日子不关心我。我有点绝望和无助。也许,它不懂我的语言。在上海,我总觉得上帝能理解我们的思想,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并理解我们所祈祷的语言。

上海是夏天,澳大利亚是南半球,而这个季节正好是上海的冬天。

我的新学校名为埃尔特姆学院。我想在1月底和2月初正式上这所澳大利亚高中。

外国学校与中国不同。国外一年有四个学期,每个学期只有两个月。与我们不同,每年有两个学期,但每个学期有五个月。我现在必须去语言学校学习外语。因为用外语教,如果我的外语还不够,我可能会知道一点。

在国外,我不仅要面对陌生的环境,面对许多未知的问题,还要忍受你无尽的思念!

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你的悲伤会让我在午夜回梦,很难长时间睡觉。

索菲亚安然

7.0

2019.08.12 07: 39

字数498

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

小星星不能陪你进入新校园,你看不到你。我只是成了一个盲人,失去了方向。

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一遍又一遍地摇晃着我的眼睛。你当时多开心!今天,你和我,一个在北半球,一个在南半球,我们被困在地球的尽头。我似乎感受到了你的悲伤,这让我心碎。

谁在控制我们的命运?我在床上呻吟。哦,我的上帝!这为什么安排?我不想离开我的祖国,不要离开我的初恋!

外国的日子不关心我。我有点绝望和无助。也许,它不懂我的语言。在上海,我总觉得上帝能理解我们的思想,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并理解我们所祈祷的语言。

上海是夏天,澳大利亚是南半球,而这个季节正好是上海的冬天。

我的新学校名为埃尔特姆学院。我想在1月底和2月初正式上这所澳大利亚高中。

外国学校与中国不同。国外一年有四个学期,每个学期只有两个月。与我们不同,每年有两个学期,但每个学期有五个月。我现在必须去语言学校学习外语。因为用外语教,如果我的外语还不够,我可能会知道一点。

在国外,我不仅要面对陌生的环境,面对许多未知的问题,还要忍受你无尽的思念!

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你的悲伤会让我在午夜回梦,很难长时间睡觉。

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

小星星不能陪你进新校园,你也看不见你。我只是一个盲人,迷失了方向。

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在我的眼睛里一遍又一遍地颤抖。你当时真高兴!今天,你和我,一个在北半球,一个在南半球,我们被困在地球的尽头。我似乎感觉到了你的悲伤,这让我心碎。

谁控制着我们的命运?我在床上呻吟。哦,我的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我不想离开我的祖国,不想离开我的初恋!

外国的日子不在乎我。我有点绝望和无助。也许,它不懂我的语言。在上海,我总觉得上帝能理解我们的思想,知道我们在想什么,理解我们祈祷的语言。

上海是夏天,澳大利亚是南半球,而这个季节正好与上海相反,上海就是冬天。

我的新学校叫埃尔坦学院。我想在1月底和2月初正式进入这所澳大利亚高中。

外国学校和中国不一样。国外一年有四个学期,每学期只有两个月。不像我们,一年有两个学期,但每学期有五个月。我现在必须去语言学校学习一门外语。因为它是用外语教的,如果我的外语不够,我可能会懂一点。

在异国他乡,我不仅要独自面对陌生的环境,面对许多未知的问题,还要忍受你无尽的思念!

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你的悲伤会让我在午夜梦回,很难长时间地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