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部《小欢喜》让中年人差点窒息

一部《小欢喜》让中年人差点窒息

  之前朋友圈还是“现男友”“忘羡”关键词,但是最近却被一部家庭剧《小欢喜》所刷屏。

  

  这部剧我也在追,不得不给编剧鼓掌,剧情分分钟充满了窒息感。

  对于剧中家长们与高三学生的斗智斗勇与种种生活压力相交织,让我一度回到了自己的高三。

  

  但是,今天不聊家庭关系,而要看看那些挤过高考独木桥,考上了大学,成为父母,但生活依然没有放过的我们。

  整个剧情里,最令我扎心的莫过于男主方圆的失业。

  45岁的方圆,原本是一家公司的元老,虽说没做到多高的职位,但至少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后来公司并购,方圆欢天喜地,原以为要升职了,没想到等来被辞退的消息。

  方圆办理离职手续时才发现,只有他一人被辞退。

  

  失业不可怕,就怕失业之后依旧无所适从。

  男主方圆想做律师,可是45岁的高龄,让他没有能力完全放下身段,拿出时间再去从头再来。

  剧中他的师弟说,等到考完证,做完助理,能当律师的时候,也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了……

  

  简直可以收录进2019年度尴尬名场面。

  明明年轻时资源都差不多,各自都曾经在各自的领域里做出过一番成绩,可是人到中年时,差距竟然这么大?

  按理说,经过多少年的积累,早已经是公司的元老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老板宁愿留下一个普通员工,也不愿给老员工一席之地,只是给了一小笔遣散费,就打发了。

  很多人很是同情方圆,但是在我看来男主被裁,一点都不冤。拿一句用烂了的鸡汤来讲就是,因为他在舒适圈待了太久。

  一个早早进入生活“舒适区”的中年人,对工作失去了警觉,当惩罚到来时,极有可能是当头棒喝。

  方圆和年轻员工相比,工作能力强不了太多,吃苦耐劳比不过,拿得工资还要高得多,相比之下,他的性价比实在太低,不裁他裁谁呢?

  美国作家斯宾塞·约翰逊在其畅销书《谁动了我的奶酪》中提到:

  每个人都要给自己一点儿危机感。因为生活永远在变化中,而变化就意味着危机。别以为目前的舒适是一种享受,享受惯了这种舒适,你也就变成了呆子、傻子,最终必将一事无成。

  长期处在舒适圈

  一手好牌也会被你打烂

  前段时间,知乎上有个问题很火:

  “为什么有的人年纪轻轻就没了上进心,只想躲进舒适区安逸地生存?”

  

  评论区的回答五花八门,有人说,因为大城市的工作压力很大,每天挤着3个小时的地铁,整日披星戴月,下班回到出租屋累的只想倒头大睡。

  有人说,上进心并没有换来房子和车子,再怎么呕心沥血的努力,也赶不上社会变迁的步伐。

  还有人开玩笑说,就是每天都努力,感到有些累了,然后就躺躺休息一下,这一趟不得了,真爽。

  各种理由大同小异,总结起来大致意思就是:走出了“舒适区”,步步都是“雷区”。

  我不敢说舒适圈外一定美好,但是舒适圈内一定只有舒适。一直呆在舒适圈里,磨灭了意志,失去了斗志,即便手握王牌,也只能蹉跎一生。

  HR的也有出圈的机会

  “人力资源”是舶来品,之前叫“人事”,说实在的,我最初选择这个行业就是觉得它轻松事少,当然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最开始做的工作就是一些基础性程序性的工作,如记考勤、跑社保、算工资等等,技术含量不高,能拿到4K,那个时候,我很满足。

  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白领”,出入高级写字楼,那就是所谓自我心中的“人生赢家”。

  当“人事”提升为“人力资源”后,引进了绩效管理,部分与时俱进的HR学会了KPI等绩效管理方法,月薪大幅上涨,到了6~8K。

  这算是HR的第一次出圈的机会,有人踏上了新的阶梯,也有人停步不前。

  

  KPI运行好几年后,因其重考核轻激励、负激励大于正激励等原因,其弊端也逐渐显现。

  雷军要求“去KPI化”,曾公开表示:“小米没有KPI”。最最最著名的是,索尼公司的前常务董事天外伺郎于2007年写了一篇《绩效主义毁了索尼》的文章,广为传播,KPI因此成了过街老鼠......

  与此同时,Intel、Google的OKR却大行其道,颇受一些包括互联网在内的企业欢迎。机灵的HR通过自学、参加培训班等方式迅速学会OKR,月薪也得以提高,8~10K+,甚至更高。

  这算是HR的第二次出圈的机会!又是一批人走在了最前面。

  

  前几年,学者们对人力资源部传统的运作模式提出了否定意见,管理大师拉姆·查兰2014年曾要求“炸掉你的人力资源部”,“分拆人力资源部!”......于是便有了HR三支柱模型,HRBP也应运而生,部分嗅觉灵敏的HR投入巨资学习HRBP并运用于实际工作中,月薪10K~12K+,高的甚至达到20K。

  这算是HR的第三次出圈的机会!走出舒适圈的人真正掌握着“人力资源”的新技术与新能力,回头看看,还是有一大部分人从始至终站在起点。

  

  做HR的相信经常被其他同行或者不同行的调侃:所谓的HR,就是那些月薪3000的潘浚苦口婆心地对月薪6000的公司同事说:千万不要被外面的月薪所诱惑,公司有好的前景,只要好好干,老板会考虑在不久的将来给你提供5000月薪的。

  我们可以从上面看出,人力资源不是没有突破口,只是在于你愿不愿意走出来。

  还有超车机会吗?

  有!那就是OD!

  我们干业务的时候,一个人的能力叫个人能力;但如果是一群人的能力,就是组织能力(Organization Development,简称OD)。

  在整个HR的板块里,最难的就是OD。阿里前HRD张丽俊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了OD:“你们知道,在HR领域,哪个部门的人是最贵的吗?就是组织发展里的老大,因为他要把各层管理者的能力提升起来。往前走,全中国不超过10个人。”

  

  阿里前HRD张丽俊

  为什么稀缺?因为要提高一个人的能力是相对容易的,但要在公司发展的动态过程中提高一群人的能力是特别难的。

  因为人才稀缺,OD也就成了HR领域最吃香的工作。一个专业的OD专员,年薪可达30万!一位成熟的ODM,年薪可达80-120万!更不用说OD总监了,180万!

  

  网站的招聘截屏

  AI都来了,如果你还在关注考勤、加班、工资计算、培训组织等基础工作,你的月薪可能永远只有几千块,当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为此,我们在再度带来精品线下课程《组织发展新视界----深度解读BAT、华为的OD最佳实践》,邀请了原腾讯总部的组织发展(OD)经理程功,他将自己在腾讯多年OD工作实践的经验分享给想转型OD和企业需要组织设计岗位的企业HR。

   12:30

  来源:人力资源研究

一部《小欢喜》让中年人差点窒息

  之前朋友圈还是“现男友”“忘羡”关键词,但是最近却被一部家庭剧《小欢喜》所刷屏。

  

  这部剧我也在追,不得不给编剧鼓掌,剧情分分钟充满了窒息感。

  对于剧中家长们与高三学生的斗智斗勇与种种生活压力相交织,让我一度回到了自己的高三。

  

  但是,今天不聊家庭关系,而要看看那些挤过高考独木桥,考上了大学,成为父母,但生活依然没有放过的我们。

  整个剧情里,最令我扎心的莫过于男主方圆的失业。

  45岁的方圆,原本是一家公司的元老,虽说没做到多高的职位,但至少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后来公司并购,方圆欢天喜地,原以为要升职了,没想到等来被辞退的消息。

  方圆办理离职手续时才发现,只有他一人被辞退。

  

  失业不可怕,就怕失业之后依旧无所适从。

  男主方圆想做律师,可是45岁的高龄,让他没有能力完全放下身段,拿出时间再去从头再来。

  剧中他的师弟说,等到考完证,做完助理,能当律师的时候,也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了……

  

  简直可以收录进2019年度尴尬名场面。

  明明年轻时资源都差不多,各自都曾经在各自的领域里做出过一番成绩,可是人到中年时,差距竟然这么大?

  按理说,经过多少年的积累,早已经是公司的元老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老板宁愿留下一个普通员工,也不愿给老员工一席之地,只是给了一小笔遣散费,就打发了。

  很多人很是同情方圆,但是在我看来男主被裁,一点都不冤。拿一句用烂了的鸡汤来讲就是,因为他在舒适圈待了太久。

  一个早早进入生活“舒适区”的中年人,对工作失去了警觉,当惩罚到来时,极有可能是当头棒喝。

  方圆和年轻员工相比,工作能力强不了太多,吃苦耐劳比不过,拿得工资还要高得多,相比之下,他的性价比实在太低,不裁他裁谁呢?

  美国作家斯宾塞·约翰逊在其畅销书《谁动了我的奶酪》中提到:

  每个人都要给自己一点儿危机感。因为生活永远在变化中,而变化就意味着危机。别以为目前的舒适是一种享受,享受惯了这种舒适,你也就变成了呆子、傻子,最终必将一事无成。

  长期处在舒适圈

  一手好牌也会被你打烂

  前段时间,知乎上有个问题很火:

  “为什么有的人年纪轻轻就没了上进心,只想躲进舒适区安逸地生存?”

  

  评论区的回答五花八门,有人说,因为大城市的工作压力很大,每天挤着3个小时的地铁,整日披星戴月,下班回到出租屋累的只想倒头大睡。

  有人说,上进心并没有换来房子和车子,再怎么呕心沥血的努力,也赶不上社会变迁的步伐。

  还有人开玩笑说,就是每天都努力,感到有些累了,然后就躺躺休息一下,这一趟不得了,真爽。

  各种理由大同小异,总结起来大致意思就是:走出了“舒适区”,步步都是“雷区”。

  我不敢说舒适圈外一定美好,但是舒适圈内一定只有舒适。一直呆在舒适圈里,磨灭了意志,失去了斗志,即便手握王牌,也只能蹉跎一生。

  HR的也有出圈的机会

  “人力资源”是舶来品,之前叫“人事”,说实在的,我最初选择这个行业就是觉得它轻松事少,当然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最开始做的工作就是一些基础性程序性的工作,如记考勤、跑社保、算工资等等,技术含量不高,能拿到4K,那个时候,我很满足。

  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白领”,出入高级写字楼,那就是所谓自我心中的“人生赢家”。

  当“人事”提升为“人力资源”后,引进了绩效管理,部分与时俱进的HR学会了KPI等绩效管理方法,月薪大幅上涨,到了6~8K。

  这算是HR的第一次出圈的机会,有人踏上了新的阶梯,也有人停步不前。

  

  KPI运行好几年后,因其重考核轻激励、负激励大于正激励等原因,其弊端也逐渐显现。

  雷军要求“去KPI化”,曾公开表示:“小米没有KPI”。最最最著名的是,索尼公司的前常务董事天外伺郎于2007年写了一篇《绩效主义毁了索尼》的文章,广为传播,KPI因此成了过街老鼠......

  与此同时,Intel、Google的OKR却大行其道,颇受一些包括互联网在内的企业欢迎。机灵的HR通过自学、参加培训班等方式迅速学会OKR,月薪也得以提高,8~10K+,甚至更高。

  这算是HR的第二次出圈的机会!又是一批人走在了最前面。

  

  前几年,学者们对人力资源部传统的运作模式提出了否定意见,管理大师拉姆·查兰2014年曾要求“炸掉你的人力资源部”,“分拆人力资源部!”......于是便有了HR三支柱模型,HRBP也应运而生,部分嗅觉灵敏的HR投入巨资学习HRBP并运用于实际工作中,月薪10K~12K+,高的甚至达到20K。

  这算是HR的第三次出圈的机会!走出舒适圈的人真正掌握着“人力资源”的新技术与新能力,回头看看,还是有一大部分人从始至终站在起点。

  

  做HR的相信经常被其他同行或者不同行的调侃:所谓的HR,就是那些月薪3000的潘浚苦口婆心地对月薪6000的公司同事说:千万不要被外面的月薪所诱惑,公司有好的前景,只要好好干,老板会考虑在不久的将来给你提供5000月薪的。

  我们可以从上面看出,人力资源不是没有突破口,只是在于你愿不愿意走出来。

  还有超车机会吗?

  有!那就是OD!

  我们干业务的时候,一个人的能力叫个人能力;但如果是一群人的能力,就是组织能力(Organization Development,简称OD)。

  在整个HR的板块里,最难的就是OD。阿里前HRD张丽俊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了OD:“你们知道,在HR领域,哪个部门的人是最贵的吗?就是组织发展里的老大,因为他要把各层管理者的能力提升起来。往前走,全中国不超过10个人。”

  

  阿里前HRD张丽俊

  为什么稀缺?因为要提高一个人的能力是相对容易的,但要在公司发展的动态过程中提高一群人的能力是特别难的。

  因为人才稀缺,OD也就成了HR领域最吃香的工作。一个专业的OD专员,年薪可达30万!一位成熟的ODM,年薪可达80-120万!更不用说OD总监了,180万!

  

  网站的招聘截屏

  AI都来了,如果你还在关注考勤、加班、工资计算、培训组织等基础工作,你的月薪可能永远只有几千块,当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为此,我们在再度带来精品线下课程《组织发展新视界----深度解读BAT、华为的OD最佳实践》,邀请了原腾讯总部的组织发展(OD)经理程功,他将自己在腾讯多年OD工作实践的经验分享给想转型OD和企业需要组织设计岗位的企业HR。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方圆

  张丽俊

  月薪

  舒适圈

  人力资源部

  阅读 ()

达到当天最大量